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

时间:2020-06-12 作者: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偷得浮生半日閑

在公车公司门口,谭谭见我犹犹豫豫地脱下雨衣雨裤,一副我们还是取消行程吧的脸,笃定地安慰:“根据过往经验,只要出了乌布,天一定放晴!”还真的咧!

谭谭问:“乌布的公车你搭过了吗?”啥?乌布有公车吗?我怎幺不知道?看我一头雾水,谭谭继续:“在市区有个私人经营的公车公司,每天上午有两班车到沙努尔海边,最近天气这幺好,到海边吹吹海风、晒晒太阳、喝喝啤酒、吃吃海鲜,多棒的人生享受呀……咱明天搭公车去海边吧!”两个女子的搭公车一日游是这样定下的。定下隔天一日游的那个晚上,乌布下着连绵不绝时大时小的长命雨,一早起来望天,啊!雨还在下,怎幺好选不选,竟然选个下雨天,从家里骑摩多到乌布市区,再从乌布市区搭公车往沙努儿那可能也下着雨的海边呢?

活着真好!

在公车公司门口,谭谭见我犹犹豫豫地脱下雨衣雨裤,一副我们还是取消行程吧的脸,笃定地安慰:“根据过往经验,只要出了乌布,天一定放晴!”还真的咧,我们搭的早班车八点半出发,单程车资要价五万印尼盾(约14.50令吉);车程50分钟,一路上明显感觉“从阴郁走向光明”。公车到站后,头顶上的烈日让我忍不住赞叹谭谭料事如神,谭谭说:“从乌布到海边,这幺近、这幺便宜,这幺方便,以后,我们就把它当后花园玩儿呗!”

跟着谭谭走向咱家“后花园”的途中,我讶异于自己的步履轻盈,全身每寸肌肉都是放松的,我自问“咋回事?”啊!这才惊觉原来我这十几年来过于认真扮演妻子、母亲、照顾者、训导主任的角色,这会儿爷仨不在身边,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只需要把自己顾好就行,这是一家四口出游未曾体验过的轻松感呀!下车处就在海旁边,走几步就是沙滩,沙滩上放眼尽是成排销售渡海船票与衣服首饰零食的小摊,我这妇人心中打的主意是:“海就在眼前,这儿人多热闹,吃喝、逛街、尿尿、冲澡的地方就在几步之遥,找个地方坐下了吧?”

谭谭不是妇人,她是到处闯荡的年轻人,年轻人的想法是:“我知道一直往前走,会有很安静的海滩和高品质的滨海餐厅……”平日绝少出门的妇人我,每到陌生地方就会自动把时间、空间无限放大个十几二十倍,虽然耳朵清清楚楚地听到谭谭保证“只要走二十分钟就到了!”但……走在烈日低下听着海风呼啸,总感觉谭谭口中说的那个安静海滩+高品质滨海餐厅可能得用一辈子的时间才会抵达,才走了十分钟,我忍不住问:“这里也很安静,还有树荫,要不,咱就在这树下躺一躺?”

老实说,树下这一躺是可以躺个地老天荒的。我们躺了两个小时,啥也不做的两个小时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着,啊,活着真好呀!更好的,当然在后头——泡在如镜般干干净净的海水中、翘着腿儿喝冰镇柠檬口味啤酒、手抓油亮亮现烤各色海鲜大餐,噢,我的老天儿,活着真好!

(文/ 图:跳下崖后/姚芳蕾)

    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