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生命只剩一百天

时间:2020-07-02 作者:

如果生命只剩一百天

如果生命只剩一百天

中国人讲「身体髮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」,我不仅毁伤、糟蹋了,还让自己险些丢了性命。每次站在父亲灵前,总有历劫归来、大难不死的庆幸与忏悔。发现腹部有二十多颗肿瘤时,我就像被正式宣判死刑一样。先前还期待能够侥倖逃过厄运,一下子全部落空了,摆在眼前的,冷森森的就是死期将至,我可能只剩一百天好活。

一百天,那可是一晃眼就会过去的!无数个清晨黑夜,我睁大了眼,唯恐一闭上眼,我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机会就一分一秒的减少了。伤心、绝望、懊悔、愤怒、跟老天爷讨价还价......各种情绪轮番在我的胸膛里翻滚煎熬。我苦苦闷着、撑着,疯狂似的寻找最后一根能抓到的稻草,彷彿一头受伤的野兽,被关在窄小的牢笼里。我过去所在意的一切、一切全都退开,只剩下几件看似寻常的小事,在那个时刻,却鲜活的跳到眼前、心上,催促着我:「你还有多少时间迟疑!再不做就来不及了!」

我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想到先铃、想到孩子,想到母亲和哥哥姊姊,也想到几位好朋友,我还想到了我错过的许多短暂的美好时刻......。过去,我总觉得时间还很多─等我準备好这个演讲,做完那个採访,忙完这件投资案子;等我把每天发的微博和脸书内容都处理好......,每件事都比这些「小事」重要,结果到头来,在我的生命仅存最后的一百天时,我才发现,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是,我是彻头彻尾的捨本逐末,把最要紧的事搁到最后,却把人生最精华的时光,浪费在追逐那些看起来五彩斑斓的泡沫。

过去,我曾在美国教会学校就读,而且在基督教为主的美国社会生活了三十多年,耳濡目染之下,一定程度上都认为人生只有一次。如果人生只有一次,那幺人生当然要分秒必争,而且要无所不用其极的做到最大化影响力、最大化效率。在这样的信念之下,我不断挑选、改换人生跑道。从CMU到苹果,因为我觉得蹲在研究室里写论文不能最大化影响力;加入微软回到中国,因为这一方面是我父亲期望我完成的,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国地大物博、人口众多,而当时的环境也充满机会,我如果回去,可以产生相当程度的影响力。所以我写了七封给学生的信、出版了五本书,发过一万多条微博,举行五百多场演讲......,一切一切都是为了给年轻人正面的影响。后来我加入Google,是为了学会如何打造顶尖的网路产品;离开 Google 做创新工场,则是希望用我的专长来帮助年轻人,做出可以产生实质利益的产品。

我充满信心的到处宣扬我的理念,我建议年轻人要做最好的自己、要最大化影响力;我鼓励年轻人要积极主动、寻找兴趣、建立正确的价值观。但是,一帆风顺的人生履历,让我的骄傲悄悄滋长;理工科培养出来的思维模式,包括因果逻辑、结果导向和一切以量化判断......,让我在追求效率时变得冷漠无情。我是走在一条颇为正确的道路上,但是,过度的名声却让我的中心轴偏了。

贾伯斯曾说过:「记住你即将死去」。这句话如今已成为我的座右铭,每天提醒我看清楚什幺才是生命中重要的选择;因为所有的荣耀与骄傲、难堪与恐惧,都会在死亡面前消失,留下真正重要的东西。如果觉察到自己沉溺在担心会失去某些东西时,「记住你即将死去」会是最好的解药。

我曾以为微软官司是我这一生最极端的炼狱,经过那段恐怖时光,一切挑战都显得微不足道。

但是经历过死亡的威胁与病痛的折磨,微软官司当时所担心的名誉损失、工作生涯等等,已经毫无意义,人生更大的挑战是如何克服面对死亡的恐惧?以及,如果生命只剩一百天了,怎幺做?在混合着悲伤、愤怒、绝望和追悔的情绪里,茫然四顾,但死亡的急迫感却提醒我,无论如何要在最后的时刻,好好的做几件事:一、让我的亲人、朋友知道我真心爱他们,是他们让我的生命充满了温暖和光辉;二、我要跟他们一起创造难忘的时光,让我们彼此的生命都记住在那个时刻里我们互放的光亮;三、我要在活着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全心全意的活着,我不会再花心思去臆测、追想那些还没来到、或者已经远离的事。

一生都在照顾临终病人的护理师维尔〈Bonnie Ware〉也说,人在临终时最后悔的五件事是:

1.我希望当初有勇气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,而不是别人希望我过的生活。

2.我希望当初我没有花这幺多精力在工作上。

3.我希望当初我能有勇气表达我的感受。

4.我希望当初我能和朋友保持联繫。

5.我希望当初我能让自己活得更开心一点。

病中不只一次想过,如果我的人生将要走到尽头,我不想对任何人有所亏欠,我真心希望能用余生弥补爱我的人对我的所有付出;希望我的亲人、朋友,帮助过我的人,他们会觉得认识我是值得的;我们之间的相处、互动,可以stay gold ─留住最闪亮、美好的回忆。

等到我确定自己的淋巴癌第四期并没有立即的生命危险,我还有机会重拾健康、弥补过去的缺失,庆幸之余,我就想,既然对「如果生命只剩最后一百天」已经有过缜密的思考,为什幺不从现在开始,每天都这幺过呢?

摘自《我修的死亡学分》

Photo:Tom Hart, CC Licensed.

    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