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傍晚的一把火

时间:2020-06-12 作者: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傍晚的一把火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傍晚的一把火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傍晚的一把火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傍晚的一把火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傍晚的一把火【好野人在乌布】傍晚的一把火

经过两整天的高烧与昏睡,星期四一早,我神清气爽地到卡萝大姐家报到。站在厨房外,我迫不及待地向在厨房里忙着準备早餐的大姐儿报告:“我昨天傍晚把我新画的那幅人像画给烧了,因为这幅画被我们家所不能配合的能量看中……”

是有黑猫的那幅吗?

“对!就是它!”

事情是从星期日中午开始的,我从ARMA画画回家后在厨房忙着,忽然听到屋里好野弟和安杰罗大声爆笑:“啊哈哈……哥哥拉屎在地板上,啊哈哈哈……”然后就看到好野哥笑嘻嘻地冲到我面前说:“妈妈,对不起,刚才我本来想要脱裤子放屁,一不小心就把屎拉到地板上了!”为了证实他们不是在跟我开玩笑,我走进屋里一看,果见厕所门口一小坨软趴趴的褐色东西,哇靠!还真的咧!看在好野哥做了理应觉得羞耻的事儿却一副坦蕩蕩的大气态度上,我没有责问:“干嘛脱裤子放屁!”只交代他:“自己拉的屎自己处理!”接下来的两天,好野哥就在拉肚子、一喝水就吐、放屁时把髒水拉在裤子里、做恶梦、关节痠痛、身体发出腐臭味、昏昏沉沉中度过。

星期一早上,我给小G上完课,小G妈妈映婷问:“我早上送大G上学时,听你老公说好野哥病了,你们这两天有去哪儿吗?”映婷天生体质特殊,加上后天的认真学习,对不可见的能量非常敏感,她曾多次表示她所使用的“Body Talk”非常科学,不是玄幻的无稽之谈,在她的同学中有个高级西医把所学的技巧用在病人身上,还取得卓越的效果。我在丽芳的大力推荐下,也曾请映婷帮我和家人做了几次疗程,她的反馈总为我带来看待事情的不同视角。我听她问得蹊跷,便老老实实地把好野哥的情形说了一遍,她答:“我强烈感觉他的症状与病毒感染无关,你要不要让我为他做一次疗程?”

为好野哥做一次远距离疗程

我们决定为好野哥做一次远距离疗程,意思是不需要好野哥亲自到场,只需要得到好野哥的同意,提供名字、地址、出生年月日,映婷就能在自己的意识中创造出一个场所,邀请好野哥的高我到来,然后在高我的层次了解物质体的症状,并为症状提供解决与排除的办法。针对好野哥这次的疗程,映婷表示:我们生活的周遭有许多滞留能量,伺机寻找恰当的人选帮助他们化解滞留的状况,好野哥很可能就是在无意中被其中一股滞留的能量给选中了。

当天晚上,当映婷邀请好野哥时,出现的人不是好野哥,而是一个穿着盔甲的古代武士,这名武士因为被爱人在食物中下了剧毒而死,心中忿恨不平的能量一直无法化解,一直等待着被消弭……映婷说:疗程结束时,悲愤不平、腹部腐烂的武士消失了,好野哥以他本来的样子出现了。果然,星期二早上,好野哥恢复了活跳跳的本来面目上学去。只是,事情还没完,星期二上午,轮到我不舒服了,我有一种强烈地想要呕吐、拉肚子的感觉,但只是感觉,所有的感觉都闷在身体里出不来,发着高烧的我直觉:那个武士看上我啦……昏睡了两整天后,我看着贴在墙上新画的人物像,一股强烈的噁心感袭上心头,我把画拍下传简讯给映婷:“帮我感觉一下这幅画,想要釐清我的怀疑。”映婷回覆:“有一股奇怪的能量附着在画上,把它烧了吧……”我把画烧了,然后,身体马上一百八十度转变地舒服起来……

“嗯……欢迎来到峇厘岛啊!要知道,峇厘岛民敬重鬼神,要我是鬼,我也宁愿住在这儿啊……”卡萝大姐听完我的报告一脸的淡定。

好吧!欢迎来到峇厘岛……

    相关推荐